高品质京剧《烛影计·贺后骂殿》潘洪一言来提醒伴奏--言菊朋|言派mp3伴奏下载~免费升降调~99伴奏网
促销中

京剧《烛影计·贺后骂殿》潘洪一言来提醒伴奏–言菊朋|言派

¥799.00 ¥350.00 q我 微信:hongbaolou


贺后骂殿(一名:《烛影计》) 主要角色 赵匡义:老生 贺后:旦 赵匡胤:老生 赵德昭:小生 赵德芳:小生 潘洪:净 赵普:老生 苗宗善:丑 曹彬:老生 杨继业:老生 《贺后骂殿》程砚秋饰贺后 《贺后骂殿》程砚秋饰贺后 情节:赵匡胤死,其弟赵匡义接帝位。贺后以赵匡胤死因不明,使太子赵德昭上殿质问。赵匡义大怒,欲斩赵德昭,赵德昭撞死于金殿之上。贺后携二子赵德芳上殿,列举历朝乱臣贼子之罪,以数赵匡义之过。赵匡义谢罪,赐贺后尚方剑,改昭阳院为养老宫,为太后居之。并加封赵德芳为八贤王,赐凹面金锏,可上打昏君,下打谗臣。至此,贺后只得忍痛回宫。 根据《京剧汇编》第一百零九集整理 【第一场】 (四龙套、二太监引赵匡义同上。) 赵匡义(引子)江山归大宋,成一统,盛世兴隆! (念)朱、李、刘、石、郭,梁、唐、晋、汉、周。算来多少载,播乱几春秋。 (白)本爵,赵匡义。乃大宋武德皇帝之弟。蒙兄王宠爱,封为晋王。只因当年,母后晏驾之时,有言在先:日后兄皇宾天,由我执掌江山。现今,兄皇龙体有恙,十分沉重。忽然传旨:将长子德昭,立为东宫。难道母后临终之言,就罢了不成!为此,邀请心腹大臣,共议此事。 左右! 四龙套(同白)有! 赵匡义(白)伺候了! (潘强、潘豹同上。) 潘强(念)百官俱请到, 潘豹(念)归来报晋王。 潘强、 潘豹(同白)启禀千岁:众位大人到! 赵匡义(白)命他们进见! 潘强、 潘豹(同白)众位大人进见! (潘洪、赵普、苗宗善、曹彬同上。) 潘洪、 赵普、 苗宗善、 曹彬(同白)千岁! 赵匡义(白)列位大人请坐! 潘洪、 赵普、 苗宗善、 曹彬(同白)谢坐!千岁相召,不知有何钧谕? 赵匡义(白)这个…… 太监甲(白)两厢退下! (二太监、四龙套同下。) 潘洪、 赵普、 苗宗善、 曹彬(同白)千岁相召,有何密议? 赵匡义(白)只因当年母后晏驾之时,也曾留有遗言:兄皇宾天,命我执掌宋室江山。如今兄皇又立东宫,不知是何主见? 赵普(白)老臣亦是不解! 潘洪(白)千岁,可记得当年箭射花蕊夫人的事么? 赵匡义(白)这个……唉! (西皮摇板)潘洪一言来提醒, 箭射花蕊结冤情。 眼见江山难坐稳, (白)众卿! (西皮摇板)大事全仗众贤卿! (白)箭射花蕊,是孤之过。今日之事,众卿何以助我? 潘洪(白)千岁,那杨广弑父,骨肉冤仇,古已有之。 赵匡义(白)卿家差矣!孤若行此,岂非被朝野唾骂! 赵普(白)想千岁与万岁,乃是手足兄弟,就该进宫探视,见机而行。 赵匡义(白)如此,卿等暂退,明日再议。 潘洪、 赵普、 苗宗善、 曹彬(同白)臣等告退。 (潘洪、赵普、苗宗善、曹彬同下。二太监同暗上。) 赵匡义(白)带马进宫! 二太监(同白)喳! 赵匡义(西皮原板)盛衰成败有天运, 从来半点不由人。 此番进宫去探病, 兄皇驾前见机行! (二太监引赵匡义同下。) 【第二场】 (四宫女引贺后同上。) 贺后(西皮原板)武德君坐江山哪得安静, 十八载又何曾乐享太平。 到如今卧龙床身染重病, 暗地里告苍天保佑安宁! (白)哀家贺后。只因万岁身得背疮之病,已卧病多日。当年,陈抟先生曾留下丹药三付。现存一付,已命两个皇儿前去煎煮。但愿服下此药,圣体早日痊愈。为何尚未见皇儿到来! (赵德昭、赵德芳同上。) 赵德昭(西皮摇板)只因父王身染病, 丹药煎好进宫廷。 赵德昭、 赵德芳(同白)母后千岁! 贺后(白)我儿平身!丹药可曾煎好? 赵德昭(白)已然煎好。母后请看! 贺后(白)将丹药放下,皇儿等暂退! 赵德昭、 赵德芳(同白)遵旨! 赵德昭(西皮摇板)但愿父王身安稳, 赵德芳(西皮摇板)满斗焚香谢神灵! (赵德昭、赵德芳同下。) 贺后(白)宫娥,随我进宫! 四宫娥(同白)是! 贺后(西皮摇板)手捧汤药把宫进, 但愿早日除病根。 龙体康复身安稳, 清香万炷谢神灵! (贺后捧药下,四宫女同下。) 【第三场】 赵匡胤(内白)搀扶了! (太监扶赵匡胤同上。) 赵匡胤(白)唉! (二黄原板)幼年间沙场上辛苦受尽, 到如今生背疮疾病缠身。 叫内侍搀孤王龙床依定, 只觉得金玉体难以支撑! (贺后捧药上。) 贺后(二黄摇板)手捧着丹药汤后宫来进, 愿万岁用此药病痛离身。 (白)妾妃见驾,吾皇万岁! 赵匡胤(白)御妻平身! 贺后(白)万万岁! 赵匡胤(白)赐座! 贺后(白)谢座! 赵匡胤(白)丹药可曾煎好? 贺后(白)已曾煎好,万岁请用! 赵匡胤(白)呈上来! (二黄摇板)陈抟师留丹药医道有准, 下南唐全仗他救了寡人。 伸双手接玉杯勉强扎挣, (赵匡胤打翻药杯。) 贺后(白)呀! (二黄摇板)见玉杯碎尘埃令人心惊! 赵匡胤(白)御妻不必悲伤。自古生死有定,你且在床边稍坐,孤要静养片时。 贺后(白)遵旨。 (赵匡胤进入大帐内。赵匡义上,太监暗上。) 赵匡义(念)为探兄皇病,夤夜叩宫门。 (白)来此已是,待我叩环。 (赵匡义叩门。) 太监(白)何人叩环? 赵匡义(白)晋王前来问病叩安! 太监(白)启万岁:晋王前来问病叩安。 贺后(白)圣上正在安睡,叫他暂且回府,待圣上醒来,转奏便是。 太监(白)万岁安睡未醒,千岁暂且回府,待万岁醒来转奏便是。 赵匡义(白)既然圣上正在安睡,但不知何人传的旨意? 太监(白)娘娘的旨意。 赵匡义(白)孤与万岁,乃是手足兄弟,万岁既然有病,怎么不叫我见?与我转奏:晋王一定要见! 太监(白)启娘娘:晋王一定要见圣上。 贺后(白)依仗圣上之弟,就敢抗旨?再传旨:叫他速退! 太监(白)领旨! (赵匡胤醒。) 赵匡胤(白)何事喧哗? 太监(白)晋王要进宫问安。 贺后(白)这是他夤夜前来,要万岁的江山来了! 赵匡胤(白)休得如此多虑。宣他进宫! 太监(白)万岁宣晋王进宫! 赵匡义(白)领旨! (赵匡义进宫。太监下。) 赵匡义(白)臣匡义见驾,兄皇万岁! 赵匡胤(白)御弟平身! 赵匡义(白)谢兄皇! 娘娘千岁! 贺后(白)平身! 赵匡义(白)千千岁! 赵匡胤(白)赐座。 贺后(白)万岁,御榻之前,哪有臣子的座位? 赵匡胤(白)晋王与孤,乃是同胞兄弟。 御弟坐下! 赵匡义(白)谢座!兄皇,这几日病体如何? 赵匡胤(白)孤已病入膏肓,恐不久人世矣! 赵匡义(白)兄皇不必忧虑,吉人自有天相。倘若兄皇…… 贺后(白)啊晋王,万岁有病,你说话还要仔细些! 赵匡义(白)啊兄皇,可还记得母后临终之言? 赵匡胤(白)这个…… 贺后(白)古遵治命,不遵乱命。母后临终之言,提它则甚! 赵匡义(白)这个……臣遵懿旨。 赵匡胤(白)御妻且退,孤要与晋王叙叙手足之情。 贺后(白)万岁有病,臣妾不敢远离左右。 赵匡胤(白)孤要与晋王商议大事,你且回后宫去吧! 贺后(白)晋王,万岁有病,要仔细讲话! (贺后下。) 赵匡胤(叫头)御弟! 赵匡义(叫头)万岁! 赵匡胤(叫头)御弟呀! (二黄摇板)孤与你好兄弟并无伤损, 自幼儿又何曾一日离分。 看过了黄金斧御弟拿定, 赵匡义(白)内侍,宫外伺候! 太监(内白)喳! 赵匡胤(二黄摇板)孤死后江山事御弟劳心! (赵匡胤死。) 赵匡义(白)啊呀! (二黄摇板)接过了黄金斧珠泪滚滚, 将尘土砍三下祝告神灵: 赵匡义倘若是心存不正, 管叫我后代根俱被贼擒! 将金斧放案上执烛观定, 我兄王无气息驾归天庭! (白)内侍快来! (太监上。) 太监(白)晋王何事? 赵匡义(白)快快有请娘娘! (太监向内。) 太监(白)有请娘娘千岁! (贺后上。) 贺后(二黄摇板)适才间闻斧声又见烛影, 问晋王因何故大放悲声? (白)御弟因何悲泣? 赵匡义(白)兄皇他晏驾了! 贺后(白)怎么讲? 赵匡义(白)兄皇晏驾了! 贺后(白)待我看来! (贺后拉开帐子看。) 贺后(哭)喂呀! (二黄摇板)适才间你还在龙床养病, 怎知你一霎时驾归天庭! 为江山十八载你未曾安稳, 今日里只恐怕死的不明! 赵匡义(白)皇嫂,不必过于悲伤,还是早定大事要紧。 内侍,将万岁龙体,搭在白虎殿! (四小太监同上,搭赵匡胤同下。) 贺后(白)晋王,适才你与万岁讲话,寝宫传来斧声,又见烛影晃动,是何缘故? 赵匡义(白)兄皇晏驾之前,赐弟金斧一柄,弟不敢领受,放于桌案之上。随后我又执烛观看兄皇病情。 贺后(白)既然如此,就该早扶太子登基,以定众望。 赵匡义(白)兄皇留有遗诏,待弟与众大臣商议。 贺后(白)你要秉忠办理的才是! 赵匡义(白)弟若有二意,天地难容! 贺后(白)万岁呀! (贺后哭,下。) 赵匡义(白)内侍! 太监(白)喳! 赵匡义(白)万岁遗诏,命孤登基。传旨下去:明日登殿,命文武百官早早侍候! 太监(白)领旨! (赵匡义、太监自两边分下。) 【第四场】 (杨继业上。) 杨继业(引子)万岁身染病,昼夜不安宁! (院子上。) 院子(白)禀老爷:万岁今日升殿,命文武百官早早到金殿侍候。 杨继业(白)知道了。 (院子下。) 杨继业(白)且住!万岁染病,久未登殿,今日忽然传旨登殿,命文武百官上朝侍候,不知是何缘故!我不免去在朝房,一不参君,二不见驾,看个动静。 来! (院子上。) 院子(白)有何吩咐? 杨继业(白)命外厢备马! 院子(白)是! (院子下。) 杨继业(二黄摇板)万岁卧床身染病, 今日升殿是何因? 我不参驾不动本, 且至朝房探分明。 (杨继业下。曹彬、赵普、潘洪、苗宗善自两边分上。) 潘洪(白)列位大人请了! 曹彬、 赵普、 苗宗善(同白)请了! 潘洪(白)今日新主登基,你我分班侍候! 曹彬、 赵普、 苗宗善(同白)请! (曹彬、赵普、潘洪、苗宗善自两边分下。) 【第五场】 (四太监、潘强、潘豹引赵匡义同上。) 赵匡义(引子)兄亡侄幼,众文武,辅孤登基。 (曹彬、赵普、潘洪、苗宗善自两边分上。) 曹彬、 赵普、 潘洪、 苗宗善(同白)臣等见驾,吾皇万岁! (曹彬、赵普、潘洪、苗宗善同跪。) 赵匡义(白)众卿平身! 曹彬、 赵普、 潘洪、 苗宗善(同白)万万岁! 赵匡义(念)兄王晏驾龙归西,弟代兄位登帝基。满朝文武来辅助,江山一统众归依。 (白)众卿! 曹彬、 赵普、 潘洪、 苗宗善(同白)万岁! 赵匡义(白)孤王登基,天降什么国号? 潘洪(白)臣启万岁:弟继兄位,当用大宋国号。 赵匡义(白)依卿所奏。待孤传旨,晓谕天下。 潘洪听封! 潘洪(白)万岁! 赵匡义(白)封你为左班丞相,卿女执掌昭阳正院。 潘洪(白)谢主隆恩! 赵匡义(白)赵普听封! 赵普(白)万岁! 赵匡义(白)封你为右班丞相,辅佐孤执掌朝政。 赵普(白)谢主隆恩! 赵匡义(白)苗宗善听封! 苗宗善(白)万岁! 赵匡义(白)封你为护国军师。 苗宗善(白)谢主隆恩! 赵匡义(白)曹彬听封! 曹彬(白)万岁! 赵匡义(白)命你子袭父职。 曹彬(白)谢主隆恩! 赵匡义(白)潘强、潘豹听封! 潘强、 潘豹(同白)万岁! 赵匡义(白)封你二人为镇殿将军。 潘强、 潘豹(同白)谢主隆恩! 赵匡义(白)满朝文武,加升三级,大赦天下。有事出班早奏,无本卷帘退班! 潘洪(白)臣启万岁:吾主新登大宝,满朝文武俱来朝贺,惟有杨继业不来参驾,请旨定夺! 赵匡义(白)替孤传旨:宣杨继业上殿! 潘洪(白)领旨! 万岁有旨:杨继业上殿! 杨继业(内白)领旨! (杨继业上。) 杨继业(念)心怀忠义胆,保主锦江山。 (白)唔呵呀!我当是老皇登殿,原来是二主篡位! 赵匡义(白)唗!大胆杨继业!孤王登基,为何不来朝贺? 杨继业(白)臣参驾来迟,万岁开恩! 赵匡义(白)哪里是参驾来迟,分明是孤登大宝,你心中有些不服。 与我推出午门斩了! (二武士同上,押杨继业同下。) 潘洪(白)刀下留人! 臣启万岁:杨继业斩不得! 赵匡义(白)怎么斩不得? 潘洪(白)他有八个孩儿,若是杀上金殿,无人抵挡! 赵匡义(白)参本也是你,如今保本也是你! 潘洪(白)臣为主江山。 赵匡义(白)如此依卿所奏。将杨继业赦回! 潘洪(白)领旨。 万岁有旨:将杨继业赦回! 二武士(内同白)啊! (二武士押杨继业同上。二武士同下。) 杨继业(念)午门得活命,死而又复生。 潘洪(念)若无我保本,焉能全性命? 杨继业(念)忠臣不怕死,何劳你讲情! 潘洪(念)好意救了你,反落无人情。 杨继业(念)斩便由他斩,怕死岂为忠? 潘洪(白)哼! 杨继业(白)谢主不斩之恩! 赵匡义(白)非是孤不斩于你,念你在朝有十大汗马功劳。孤今赐你田园百亩,以终天年,与我下殿去吧! 杨继业(白)谢万岁! (二黄摇板)辞别万岁下金殿, 解甲归田倒也安然。 (杨继业下。赵德昭上。) 赵德昭(二黄摇板)不幸父皇归天上, 皇叔登基谋家邦。 后宫我把母后请, (白)母后! (二黄摇板)请出母后作主张! (赵德芳扶贺后同上。) 贺后(二黄摇板)老皇不幸把命丧, 二主篡位谋家邦。 大皇儿快把金殿上, 要回社稷自为皇。 赵德昭(白)儿遵命! (贺后扶赵德芳同下。) 赵德昭(二黄摇板)适才母后把旨降, 命我上殿要家邦。 转身我把金殿上, (白)叔父! (二黄摇板)快快还我锦家邦! 赵匡义(白)呀! (二黄摇板)大皇儿上殿把话讲, 口口声声要家邦。 孤皇本当把位让…… 潘洪(白)臣启万岁:江山只有争夺,哪有退让之理! 赵匡义(白)哦! (二黄摇板)难学尧舜与商汤。 回头我对皇儿讲, 孤不封你自为王。 赵德昭(二黄摇板)昔日有个贼杨广, 弑父篡位乱纲常。 叔皇不把江山让, 留下骂名传四方! 赵匡义(白)大胆! (二黄摇板)皇儿说话欠思量, 出言竟把孤皇伤。 吩咐殿前刀斧手, 快将这奴才绑法场! 赵德昭(白)啊呀! (二黄摇板)叔父不把江山让, 反将德昭绑法场。 低下头来暗思想…… (白)也罢! (二黄摇板)不如碰死在金殿上! (赵德昭碰死。贺后拉赵德芳同急上。) 贺后(哭)喂呀! (二黄摇板)一见皇儿把命丧, 怎不叫娘痛断肠! 将尸首搭至在白虎堂停放, (二太监同上,搭赵德昭同下。) 贺后(二黄摇板)随娘到金殿去骂昏王! (贺后、赵德芳同进殿。) 贺后(叫头)昏君!篡位君!我把你这无道的昏君! (二黄导板)有贺后在金殿一声高骂, (叫头)昏君!贼子!我把你这无道的昏君哪! (回龙)骂一声无道君细听根芽: (二黄慢板)老王爷为江山足踢拳打, 老王爷为山河奔走天涯。 (二黄快三眼)遭不幸老王爷晏了御驾, 狗昏王篡了位谋乱邦家。 把一个皇太子逼死殿下, 反道说为嫂我拦阻有差。 贼好比王莽贼称孤道寡, 贼好比曹阿瞒奸雄不差; 贼好比秦赵高指鹿为马, 贼好比司马氏搅乱中华。 只骂得贼昏君装聋作哑, 只骂得贼昏君扭转身躯、闭目合睛、羞羞惭惭一语不发; 只骂得贼昏君无言对答, 两旁的文武臣珠泪如麻。 搬一把金交椅娘且坐下, (赵德芳搬椅,扶贺后坐。) 贺后(二黄快三眼)你叔王不让位再去骂他。 赵匡义(二黄慢板)自盘古开天地皇帝为重, 老皇嫂骂孤王情理难容。 论国法就该把残生断送, 贺后(白)谁敢! 赵匡义(白)皇嫂! (二黄快三眼)还念你与皇兄掌印九重。 先皇爷晏了驾谁承大统? 满朝中众文武议论不同。 都说道大皇儿年纪太轻, 文武臣扶保孤掌理九重。 虽是孤登大宝依然大宋, 哪一个大胆的敢坐龙廷! 走上前打一躬把皇嫂尊奉: (白)皇嫂! (二黄快三眼)昭阳院孤改作养老宫。 把皇嫂当作了太后侍奉, 上尊称崇徽号容是不容? 贺后(二黄快三眼)享荣华受富贵又有何用? 倒不如带皇儿务农耕种,受你什么荣封! 赵匡义(二黄原板)老皇嫂说什么务农耕种, 普天下俱都是老皇来封。 享荣华受富贵你母子与共, 亦非是叔为君侄为臣各分西东。 赐皇嫂尚方剑泰山压众, (赵匡义付剑。) 赵匡义(二黄原板)掌三宫和六院,大小嫔妃任你施行,你从是不从? 赵德芳(哭)喂呀! 赵匡义(二黄原板)赵德芳贤皇儿休要悲恸, 近前来听叔皇将儿来封: 孤赐你金镶白玉锁, 加封儿一亲王、二梁王、三忠王、四正王、五德王、六延王、上殿不参王、下殿不辞王,再赐你凹面金锏, (赵匡义付锏。) 赵匡义(二黄原板)上打昏君、下打谗臣,你是个八大贤王,压定了满朝文武、大小官员,谁敢不尊! (二黄摇板)劝皇儿休要再悲恸, 老皇嫂请驾转养老宫! 贺后(二黄摇板)越思越想泪交流, 怀抱宝剑解忧愁。 辞别二主下殿口, 潘洪(白)送国太! 贺后(二黄摇板)抬头又见贼奸谋! 有朝犯在哀家的手, (白)潘洪!贼子! (二黄摇板)三尺龙泉不容留! (贺后下。) 赵德芳(二黄摇板)辞别叔皇下殿口, 潘洪(白)送千岁! 赵德芳(二黄摇板)再与奸贼说从头。 (白)潘洪,你看小王手中拿的何物? 潘洪(白)乃是御赐的凹面金锏。 赵德芳(白)如此你要小心了! 潘洪(白)是是是! (赵德芳下。) 赵匡义(白)退班! 潘洪(白)请驾回宫! 太监甲(白)请驾回宫哪! (众人同下。) (完)

 
QQ在线咨询
客服QQ
3494830045
微信公众号
i99banzou